警惕健康饮食体系中的商业利益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1-31 10:08

肥胖、营养不良和气候变化,已经成为全球21世纪共同面临的问题,严重影响人类健康、地球环境和社会可持续发展。据估计,体重超重影响到全球20亿人,微量营养素缺乏同样影响到20亿人,而气候变化会使这些问题变得更糟。

2019年1月28日,柳叶刀肥胖委员会发布了最新报告及评论文章,呼吁各国领导者采取强硬立场,不被庞大商业集团所左右,重新思考食品体系中的经济激励措施,建议就食品体系问题签署全球公约,以限制大型食品和饮料企业的政治影响力,解决日益严重的肥胖、营养不良和气候变化的全球问题。

这项报告由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和世界肥胖联合会(英国)领导,来自14个国家的26名专家参与撰写。该报告针对食品体系、交通、城市设计、土地利用,以及更深层次的政府治理体系和政策制定过程、商业模式、民间社会力量、健康权作为基本人权等事项提出变革方案,并建议签署《食品系统框架公约》,以达到约束商业利益冲突、促使政府投入和监管的目的。

“由于大型食品和饮料公司追求短期利润的最大化,导致人们过多地购买营养价值很低的食物和饮料。在某些国家,肥胖和发育不良出现在同一代孩子身上,而生存环境恶化会使该现状愈演愈烈。”《柳叶刀》主编Richard Horton表示,“这促使人们反思日常饮食、生活方式、消费行为及应对策略,同时提示商业发展策略急需改变,以应对人类的生存挑战。”

报告作者之一、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安表示:“之前的很多研究和政策都是针对单个问题,但收效甚微,现在到了需要转变思维,努力协同解决根源性问题的时候。这次报告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影响深远的全球共疫

目前,肥胖、营养不良和气候变化相互影响、协同作用,这被称为“全球共疫”。它是指在同一时间和空间上发生的多个流行病有相同的社会成因,其解决方案也必然联系在一起。

“气候变化会影响食物的生产和供应,影响人们的膳食营养摄入乃至健康。”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系教授马冠生解释说,“食物的消费和生活方式,会为环境、气候带来影响,它们之间存在着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关系。”

例如,现有的食品系统不仅导致肥胖和营养不良,其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到总量的25%—30%,而畜牧业的排放量更是有一半之多,以汽车为主导的交通系统的排放量占14%—25%,而且让人们形成久坐的习惯,增加肥胖风险。

肥胖、营养不良和气候变化的结果也相互影响。比如,极端天气事件将加剧粮食不安全导致的营养不良,气候变化也将加剧干旱和耕用土地的转移;胎儿和婴儿营养不良会增加成人期的肥胖和慢性病风险;气候变化可能会提升日常食物尤其是新鲜水果和蔬菜的价格,导致加工食品的过度消费,加剧营养不良和肥胖。

既得利益者阻碍变革

由于缺乏国际公约,在某个国家属于非法的营销做法,却能被另一个缺乏监管的国家所引入并推广。比如,在尼泊尔、加纳、南非和蒙古的学校周围,销售含糖饮料非常普遍,而这在很多高收入国家是不允许的。因此,报告认为,尤其是针对儿童食品,在实行减糖减盐配方和改变销售策略方面,急需政府参与主导监管,建立明确的问责制。

报告指出,放眼全球食品和饮料工业界,整体经济实力越来越集中于少数几个大型公司,它们对预防肥胖等公共卫生问题进行多重阻挠。比如,采用公关策略表现出对社会负责的形象,同时却对有力的科学证据进行削弱或质疑;抢先知晓并采取应对措施或延缓国家监管政策;直接游说政府决策者;制造舆论将民众的营养问题视作个人应由自己担负的责任。

与此同时,政府一直以来允许工业界合法参与公共政策的制定,而大公司能够通过转移投资、增减就业岗位等措施来制约政府,这些因素无疑加大了变革阻力,报告写道。

采取多重行动对抗全球共疫

“掌控市场的工业界也有操控政治的力量。我们需要新的管理结构来打破这一惯性。政府应重拾为人民、为地球谋福祉的权力和责任。进行变革是时代的要求,否则全球共疫的现状仍将持续下去。”世界肥胖联合会专员Tim Lobstein表示。

报告认为,通过制定可持续膳食指南及相关政策,有助于在地方、国家和全球层面对抗全球共疫的驱动因素。其他方案包括:为了预防癌症和肥胖,减少红肉消费量,可通过增加税收、转变补贴对象、添加健康和环境影响标示、改变商业销售模式来实现;为高效、可持续发展的农业提供更多土地,以改善营养不良,同时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为了预防肥胖,促使人们多运动、减少久坐时间:可通过改进基础设施、调整税收和补贴、改善商业市场来改善交通系统,在降低通勤费的同时,让人们更易买到健康食物,以改善贫困和营养不良,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

制定《食品系统框架公约》

柳叶刀肥胖委员会呼吁,可借鉴世卫组织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制定新的《食品系统框架公约》(Framework Convention on Food Systems,FCFS),用协议联结食品系统各大参与机构,并促使政府增加公共卫生、社会公平和环境保护的管理内容。

参照《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第5.3条实施准则,FCFS将不允许食品和饮料行业参与政策制定。由于工业利益与公共卫生和环境健康之间存在根本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在处理工业界事务或为其利益工作时,各方须保证公开透明、严谨负责,禁止生产损害人类健康和环境健康的食饮产品。

“食品行业与烟草体系的相似之处在于其引发的危害且过于追求利润。FCFS将有助于增强每个国家对抗既得商业利益的能力,改变对不健康行业的巨额资助,并保持充分的透明度。”美国华盛顿大学的教授William H. Dietz表示。

重新定向经济补贴

2015年,全球范围内,各国政府拨向化石燃料工业的补贴高达5.3万亿美元。在前21个食品生产国,政府每年拨向农业的补贴有近5万亿美元,主要用于牛肉、牛奶制品、饲养牲畜的谷物以及加工食品。

柳叶刀肥胖委员会认为,红肉和汽油等产品的成本,本应体现出它们对健康和环境的损害,以上提及的经济补贴应该转向资助健康的和可持续的农业。委员会建议将适应新世纪挑战的商业模式用于刺激可持续发展的工农业,在更好地服务公众的同时明确其对社会和环境的益处。

民间社会是变革的力量源泉

为了对抗全球共疫,需要各方大力支持合作。最近,美国退出了《巴黎气候变化协定》,表明协议的效力可能会因政治原因而减弱。不过,仍有来自美国各州市和企业的2700名领导人继续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而努力,他们代表着1.59亿人和6.2万亿美元GDP的社会力量。

动员民间社会的力量,也是促成墨西哥征收含糖饮料税的关键之举。尽管遭到饮料行业强烈反对,含糖饮料的税收仍增加了10%。两年内,含糖饮料的消费量减少了7.6%。柳叶刀肥胖委员会呼吁慈善界和其他机构捐助10亿美元,可帮助100个国家参照墨西哥的方案履行食品营养政策。

“过去几年,无论是在城市、社区范围,还是在特定问题上,地方一级都有所作为。对含糖饮料征税或者努力解决全球共疫的运动,可能会像其他社会运动一样,先从社区、城市或州一级开始,再发展到国家或全球范围。因此,支持民间社会的力量,对于打破政策僵局、对抗全球共疫至关重要。”Dietz教授说。

马冠生介绍,中国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提出“共建共享”的原则,提出把健康融入所有政策,于2017年发布《国民营养计划(2017—2030)》,并且正在研讨对含糖饮料征税的适用性。

潘安也指出,应根据各国具体情况制定相应对策,柳叶刀肥胖委员会也将在多个层面共同推进各项推荐条目的实施。

(作者为牛津大学惠康人类遗传中心博士后,《健康学人》创始人)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