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独有养生术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19 09:42

  上海自开埠以来一直是远东最繁忙的都市,忙,是生活在这个大都市里面每个人必须面对的生活和工作状态——忙,为了温饱,为了生计,为了发展,以至于见面就会问“忙什么呢?”

  事实上,大都市里的人在忙碌之余,也总结出了一系列独特的养生方法:上海特有的“厅堂养生文化”,即所有养生的内容都在家里完成,不需专门场地,不受气候影响,关键是忙里偷闲。其中尤以“易筋经十二势导引法”最具代表性。

  关于导引,现代人会感到陌生,这是中医六术之一,有别于针、灸、砭、药和推拿等五种外援之法,导引法是自主的自诊自疗之法,特别适合繁忙的大都市。上世纪三十年代,在上海福州路大西洋饭店隔壁住着一个深藏不露的高人谢映斋。映斋先生(1894-1984),浙江余姚人,在上海中医界和国术界享有声望,师承金光禅师、佟忠义医师,著《易筋经十二图解》。在书的最后有谢映斋先生亲笔书写的传承心得:“自量体力,全则十二,少习其一,功效亦有。口闭舌抵,或须牙咬,鼻仍呼吸,气必要透。”这32个字真是“至精至简”道出了在繁忙都市怎样养生的真谛。人们心目里高深莫测的《易筋经》,就以这样厅堂养生文化的形式在繁忙的上海代代相传。

  上海推拿界的老前辈董家麟先生曾对我说,上世纪五十年代,他们读书时,“易筋经十二势”和“一指禅”是上海中医学院(上海中医药大学前身)推拿必修课,他在学校就读时就见识过映斋先生的易筋经十二势,印象深刻。

  易筋经十二势不仅仅是专业人士在使用,更多的是普通人在习练获益。不妨介绍一对老上海的习练故亊。孟宪纾先生是沈阳药学院老教授,其夫人周老师今年80岁。七年前,我们一起在浦东金杨社区医疗服务队做义工时,我教他们练“易筋经十二势”。当时的周老师弱不禁风,一身的毛病,我们医疗服务队的专家几乎涵盖了所有专业,但对于周老师的身体状况却无从下手。所幸习练“易筋经十二势”作为一种生活习惯被他们坚持下来。日前,86岁的孟教授兴致勃勃地告诉我,他夫人现在走路比他还快,最近摔了一跤,怕伤到骨头,去医院检查发现,不仅骨头无碍,她的骨密度,仅相当于50多岁的人,令他们信心倍增。

  如今,“古本易筋经十二势导引法”已入选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归属于“中医诊疗法”,并开展了非遗进社区、进校园、进乡村、进机关、进企业等一系列传承传习工作。近年来“古本易筋经十二势导引法”走进了长征路上希望小学、走进了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等国际学校,成为大专层次学历教学,2016年又回归了上海中医药大学,作为“全国中医药行业高等教育‘十三五’创新教材”《中医导引学》的核心内容在全校开展教学。非遗的传承不仅仅是依靠专业人士的辛勤传承和教学,更主要的是找到合适的方式,使其始终能为当代人所知、所喜、所用,历久而弥新,这就是传统文化的魅力。(严蔚冰)

我要爆料联系电话:021-22899999新民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