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彻底解决住房问题的关键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9-06 06:54

■  文 | 时寒冰?  趋势经济学鬼谷子 

  李光耀亲自领导设计了这个以“组屋”为核心的带有鲜明公共产品特征的住房体系。政府不是借着寸土寸金的强势地位,高价卖地,洗劫民众,而是政府以财力建设组屋。

  新加坡人不像我们这样如此关注商品房价格,因为,只有5%的人通过购买商品房满足自身的住房需求。

  只要政府不想着从住房中牟取暴利,住房问题不会成为问题;如果政府还能想着为民众解决住房问题,那么,住房问题就会成为一个幸福的问题。

  住房问题一直困扰着国人。住房问题有彻底的解决方案吗?

  有!

  那么,关键是什么?

  世界人口密度第二大的国家新加坡,地少人多,可谓寸土寸金。在这样的环境中,要解决住房问题,谈何容易?

  也许曾经目睹无数人流离失所、孤苦无助的悲苦命运,新加坡领导人李光耀发宏愿:“我要建设一个居者有其屋的社会,让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住房,让每个人都感觉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这就是“居者有其屋”的宏愿。

  李光耀亲自领导设计了这个以“组屋”为核心的带有鲜明公共产品特征的住房体系。政府不是借着寸土寸金的强势地位,高价卖地,洗劫民众,而是政府以财力建设组屋。

  1959年6月3日,新加坡自治邦成立。1960年,新加坡就成立了新加坡建屋发展局(Housingand DevelopmentBoard),目的就是为人民建造住房——为包括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在内的所有买不起住房的家庭提供经济适用住房,截至2010年,新加坡为80%的人群建造了组屋,人均住宅面积超过25平方米。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租屋的标准也水涨船高,面积不断增大。 

  新加坡的组屋质量并不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一下资料。这些组屋不仅有两个以上的卫生间,而且,儿童娱乐场、球场等公用设施齐全,并且,住宅区内有公共图书馆、影剧院、体育场、商店、菜市场、邮局、学校、警察机构等等,生活非常便利。

  组屋的更新与维护所需费用(包括把旧的住房翻新到当前新住房标准等等),几乎全部由政府承担。

  新加坡人不像我们这样如此关注商品房价格,因为,只有5%的人通过购买商品房满足自身的住房需求,由于商品房占比过小,跟一般民众的关系不大,人们自然也不去关心它。 

  新加坡政府不通过卖地、高额征税等来获取收益,而是为民众建设组屋,那么,新加坡穷了吗?

  没有。

  由于民众不为住房问题忧虑了,他们可以全身心地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发挥创造力,这让新加坡成为了一个富有创造力的国家。2016年8月15日,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排行榜发布,新加坡位居全球第6名,亚洲第一名。

  当一个民族的创造力被激活,就能大大推动经济的增长。自独立开始,新加坡的人均GDP就一路上涨,超过中国六倍,并一度超过美国。2016年,新加坡的人均GDP达到55509.4美元,紧随美国之后位居世界第六。中国人均GDP8865.999美元,仅相当于新加坡的15.97%。 

  经济高速增长,民众幸福指数提升,民众的负担也越来越轻。新加坡税收在GDP中的占比不断降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政府财政统计年鉴》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新加坡的税收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在2015年时为13.6%。 

▲新加坡的税收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例 

  世界银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时,新加坡人“出生时的预期寿命”总体达到了82.6岁。 

  新加坡政府守着全世界人口第二密度的优势,如果利用寸土寸金的条件,高价卖地,并且,打造高价商品房牟取税收之利,那么,从短期来看,新加坡政府无疑能获取丰厚的收益。但是,这种短期的收益却可能扼杀新加坡人的创造力和国民的幸福感,那样的话,将没有今天新加坡的富裕和它在国际上的地位。新加坡失去了卖地的收入,却获取了成就创新强国等实力地位。新加坡先成就小我,再成就大我,而不是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其实,解决住房问题非常简单:只要政府不想着从住房中牟取暴利,住房问题不会成为问题;如果政府还能想着为民众解决住房问题,那么,住房问题就会成为一个幸福的问题。 

  这就是解决住房问题的一个关键。

  思考题:在当前的财税分配体制下卖地收入是中国地方政府最重要也最直接的收入来源之一。如果失去了卖地收入,你认为地方政府如何才能更好地拓展自己的财源呢? 

  留言和我们分享,点赞最多的前5位朋友将被邀请进入“功夫财经俱乐部”粉丝群,与投资大牛一起交流学习抢群主红包。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