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认上汽奥迪合资生变 暂搁浅或因合作方向调整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7-06 18:3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耿慧丽 刘俊晶去年11月“横空出世”的上汽奥迪合资项目或许正遭遇艰难时刻。日前,有媒体援引上汽大众内部人士爆料,上汽奥迪筹备项目组已经解散,抽调的技术与管理骨干全部遣返。但随后,上汽集团高层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了这一消息,并表示“技术管理人员早已在安亭总部办公”。  

  传闻纷纷扰扰,说法不一。对此,7月4日,奥迪中国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给出一句简短的答复:上汽奥迪项目还在按计划进行。而上汽集团公关部人士也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上汽奥迪项目并未解散,依然在推进,不过确实有所调整。但该人士并未透露调整的内容及原因。

  倒是一位上汽集团的供应商向经济观察报记者透露,上汽近期抽调一些新能源汽车的技术骨干以及供应商加入上汽奥迪项目。

  一位接近上汽集团的分析人士表示:“从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的坚决表态以及上汽集团的行事风格来看,上汽绝对不会轻易放弃与奥迪合资的机会。但'5·19'协议达成的'一个网络一个销售公司'的共识,又不是上汽所期望的,因此通过调整来避开一个网络的约束和障碍很有可能。”

  长期关注高档车市场、率先曝出上汽奥迪合资消息的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桑之未则认为:“只要奥迪品牌在中国销售,上汽奥迪就无法避开'5·19'协议中一个网络的规定。不过,上汽奥迪项目的确存在变数,过一段时间重新谈判并非不可能。”

  目前而言,上汽奥迪项目的变数不仅仅来自上汽方面,奥迪方面同样存在不确定性。奥迪全球CEO鲁伯特·施泰德(Rupert Stadler)近期频传“被下课”。如果施泰德提前下课,由其一手推动的上汽奥迪项目能否继续推进,也是大大的疑问。

  风波再起

  在奥迪与经销商签署“5·19协议”、对上汽奥迪合资项目涉及的几大利益相关方做出安排后不足两个月,一直风波不断的上汽奥迪项目再起波澜。

  近日,有媒体报道,上汽大众内部人士透露,之前上汽大众为上汽奥迪项目组抽调的技术管理骨干悉数调回原部门,上汽奥迪项目组彻底解散、项目黄了的消息在上汽内部广为流传。

  但随后,上汽集团高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便明确否认了这一消息。上汽集团公关部与奥迪中国方面,给予经济观察报记者的回复中都强调,项目依然在“按计划推进”。

  虽然官方否认,但有上汽集团供应商也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证实,上汽奥迪项目的确有所调整,“开始在新能源汽车方面有所动作”。

  上汽奥迪项目变动的消息虽尚待最终确认,但变化也在业内的预料之中。早在奥迪与经销商签署“5·19”协议之际,就有不少媒体认为“一个销售公司一个网络”太具挑战性,把一汽与上汽两大国企整合到一个公司中,很难兼顾二者利益。

  上述接近上汽集团人士分析:“一个网络一个销售公司表面看是奥迪、一汽与上汽三方鼎立,但网络和经销商原本都是一汽奥迪的经销商,虽说有成熟网络可用但恐怕要受制于人,而且上汽奥迪发展初期产品少利润贡献少,一汽会大方让出利润么?上汽是那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角色么?上汽的目标很明确,一开始就是和奥迪成立50:50的销售合资公司。”

  备受关注的“5·19”协议签订后,就有媒体大胆预测,按照协议内容,上汽奥迪项目正式启动时间大大推后,且奥迪、一汽、上汽三方成立销售合资公司谈判并非易事,拖来拖去,上汽奥迪项目很可能就黄了。

  但从各方面的信息与分析看,上汽彻底放弃上汽奥迪合资项目的可能性很小。“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和奥迪合资的机会,上汽怎么可能轻易放弃?”上述接近上汽集团的人士认为,虽然上汽集团旗下已有凯迪拉克豪华车合资,但无论体量还是江湖地位都无法和位居全球高档车前三甲的奥迪相比。

  不轻易放弃,又不满于一个销售公司、一个网络受人牵制,利益难以平衡,上汽在上汽奥迪项目上势必要做出调整。

  变数陡增

  桑之未分析,调整的人员有可能是上汽奥迪项目组中负责销售和市场的人士,“按照一个网络的协议,是三方成立合资销售公司,且敲定三方合资公司需要时间谈判,而原本抽调的人员安排不是这样的”。

  按照原计划,上汽本打算与奥迪成立50:50的合资销售公司。去年年底,上汽方面透露上汽奥迪合资销售公司最快于今年3月底启动,并从上汽大众抽调一些高层与骨干负责上汽奥迪项目。其中,现任上汽大众销售与市场执行副总经理、上汽大众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贾鸣镝带队,负责与奥迪的前期谈判。根据安排,贾鸣镝将出任上汽奥迪销售公司总经理;现任上汽大众销售公司大众品牌销售高级总监辛宇,将出任上汽奥迪销售负责人;而现任上汽大众销售公司大众品牌市场营销高级总监陈历,将出任上汽奥迪市场负责人。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在国家对新能源领域第三家合资名额适度放开之后,上汽奥迪的合作模式迎来新的转机,不再仅限于之前的“斯柯达”模式,也可能以新能源汽车合资项目单独申请,通过全新销售模式避开一个销售公司、一个网络的协定。此前已有媒体报道称,上汽奥迪首款国产车很可能是奥迪Q6平台的首款电动SUV,并在今年完成技术引进工作。

  但桑之未认为:“不管是什么车,只要以奥迪品牌销售,就无法绕开一个网络的协议。”也有分析认为,只生产新能源车,量小风险高,对于上汽而言没什么吸引力。

  上汽奥迪项目到底如何调整,是按一个网络的计划推进,还是通过新能源等方式曲线救国,目前不得而知。而来自奥迪总部的变化同样让上汽奥迪项目存在变数。

  据海外媒体报道,近期施泰德遭到德国媒体“炮轰”。德国媒体援引德国奥迪内部流传的一份文件,指责以施泰德为首的奥迪高管层在排放门之后未能展现出“从头开始”的魄力与变革的勇气。

  事实上,近期施泰德已经频频被海外媒体传出要“被下课”。今年2月,奥迪发动机研发部门前负责人乌尔里希·韦斯(Ulrich Weiss)在法庭上公开指证,施泰德早在2012年便已知晓大众在柴油车中安装作弊软件的事实。自2015年大众排放门事件爆发后一直“安然无恙”的施泰德遭遇信任危机,被传要下课。但到5月,施泰德成功拿到续约合同,任期延长至2022年。而没过多久,今年6月初媒体又曝出,欧宝CEO倪凯铭即将离职回归大众集团,并接替施泰德掌管奥迪。施泰德再次遭遇“被下课”传闻。

  加上近期流传的德国奥迪总部严厉批评施泰德领导力的内部文件,施泰德在短短半年内三次遭遇“被下课”传闻。如果施泰德真得被下课,其一手敲定的上汽奥迪合资项目,也将面临重新评估。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