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高原为什么这么苦?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18 06:33

  来源:星球研究所(ID:gonglulvxing)

  伟大源于苦难

  关于黄土高原

  有两个非常有趣的现象

  其一

  许多人提到黄土高原

  贫瘠、荒凉的景象便会涌现脑海

  就连中学地理课也对黄土高原区别对待

  地理教材在介绍中国地形分区时

  往往都会突出介绍各个地方的正面形象

  例如以“白山黑水”介绍东北三省

  以“鱼米之乡”概括长江三角洲

  对于戈壁沙漠遍布的塔里木盆地

  也会着重强调它是富有矿藏的宝地

  唯有黄土高原的“待遇”与众不同

  教材中有一多半的篇幅

  都在讲述它的水土流失、生态恶化

  为什么黄土高原会以种种苦难形象示人?

  (人教版地理教材中,黄河水库下泄的“泥水”被用于说明黄土高原水土流失的严重;下图为黄河小浪底水库在冲砂过程中所产生的涌水;图片源自@China Daily)

  ▼

  其二

  中国四大高原中

  青藏高原、云贵高原、内蒙古高原

  人们对其大美风光无不如数家珍

  唯有对黄土高原的认识相当贫乏

  似乎只有“面朝黄土背朝天”

  相比之下

  黄土高原文艺作品的声名要响亮得多

  从柳青的《创业史》

  到路遥的《平凡的世界》

  再到陈忠实的《白鹿原》

  这些黄土高原上产出的伟大作品

  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未能以风光取胜的黄土高原

  为什么变成了中国人的“精神高原”?

  (下图为电视剧版《白鹿原》剧照)

  ▼

  要解答这两个问题

  我们必须要了解

  黄土高原上究竟有什么事物

  能让黄土高原如此特别

  Ⅰ

  按照历史顺序梳理

  最先出现在黄土高原的不是它物

  正是

  黄土

  2000万年以前

  青藏高原已经隆起至相当的高度

  可以阻挡来自印度洋的水汽

  亚洲内陆从此陷入干旱

  出现了大面积的沙漠

  不但如此

  青藏高原还改变了大气环流的路径

  大风在沙漠中卷起持续不断的沙尘暴

  沿着青藏高原的边缘

  到达今天甘肃、陕西、山西境内

  接连遇到六盘山、吕梁山、太行山的阻挡

  沙尘颗粒在山脉西侧不断沉降

  (红色箭头为冬春季风向,地图源自@Google,星球研究所标注)

  ▼

  2000万年后

  一粒粒不起眼的沙尘

  居然堆积成了厚达50-80米的黄土

  黄土高原诞生了

  这是一个大致被太行山、秦岭、古长城所围合的区域

  横跨青、甘、宁、陕、晋、豫、内蒙古7省区

  总面积高达47.8万平方公里

  它集中了地球上70%的黄土

  是世界上最大、最厚、最连续的黄土覆盖区

  (黄土高原范围示意图,并非仅仅是很多人以为的陕北;广义的黄土高原还会囊括河套地区、鄂尔多斯高原)

  ▼

  黄土高原的诞生过程

  注定了它不可能像其它高原那样相对完整

  沙尘堆积出来的土体疏松、极易渗水

  遇水便会迅速分散、崩解

  黄土高原周边山地发育出(或流经)的200多条

  河流

  立即展开了强大的侵蚀攻势

  如位于甘肃庆阳的蒲河

  洪水期的河水将两岸山体剥蚀殆尽

  冲刷出了宽达500-600米的河谷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注意两岸的道路和梯田,摄影师@陈明)

  ▼

  侵蚀更为“凶猛”的则是

  位于陕西北部的无定河

  它长达491公里、水量不及渭河1/6

  输沙量却几乎与之接近

  在无定河的许多河段

  河水肆意横流、行无定所

  切出了相当于河面数十倍的宽阔河道

  无定河因此得名

  (陕西横山县波罗古堡附近的无定河,摄影师图虫账号@Mark_GG)

  ▼

  这些河流大多携带着泥沙汇入黄河

  使得黄河形成“一石水、六斗泥”的奇观

  有如泥浆的河水显露出更加强大的威力

  狂怒咆哮、泥沙俱下

  就连壶口瀑布的岩石河床也无法抵挡

  河床至今仍以每年1米左右的速度向后崩塌

  如果崩塌之势不能止歇

  若干年后壶口瀑布必将荡然无存

  (壶口瀑布后移的速度有不同数据:据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的推算,从公元527年至813年,每年后退5.1米;公元813年至现代,每年后退3.3米;摄影师@王晋阳)

  ▼

  黄土高原更大的敌人则是

  暴雨

  当地的降水主要集中于夏季

  且雨势凶猛

  土体尚来不及吸纳水份,就被雨洪冲毁

  大风以及土体自身的重力也加剧了这一过程

  塌陷、滑坡、泥石流等频频发生

  高原被分割成无数块子区域

  分割后面积较大的平坦地面被称为

  塬(亦称“原”)

  如洛川塬、长武塬、白草塬等等

  其中董志塬长约80公里,宽5-18公里

  面积约750平方公里

  是黄土高原上面积最大的塬

  (甘肃一个不大的塬,四周为深切的沟谷,平坦的塬上有村庄和农田,摄影师@许兆超)

  ▼

  当侵蚀加剧

  大塬再次崩塌、分割

  形成长条形的脊状地形

  即为墚(音liáng)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甘肃庆阳西峰的一处墚,上方为梯田,两侧形成了明显的沟谷,墚的一个个小山头并未完全分开;摄影师@陈明)

  ▼

  继续侵蚀、继续崩塌

  墚就会完全断裂分开

  形成一个个独立的圆锥形丘陵

  即为峁(音mǎo)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拍摄于甘肃庆阳西峰,上方为梯田,顶部如同一个脚印,摄影师@陈明)

  ▼

  侵蚀、侵蚀、侵蚀

  分割、分割、分割

  47万平方公里的黄土高原

  逐渐化为千沟万壑、支离破碎

  (可点击放大看,拍摄于宁夏彭阳县,梯田遍布山头,摄影师@林生库)

  ▼

  Ⅱ

  大约163万年前

  黄土高原上出现了

  人类

  公元前5000年-公元前3000年前

  人类的活动范围已经基本遍布高原

  黄土之上发展出的仰韶文化

  可谓当时华夏大地上的“经济文化中心”

  其遗址点众多、农业发达

  远远超过其他文化

  (图中绿色部分为仰韶文化,基本覆盖黄土高原)

  ▼

  究其原因

  是因为当时黄土高原的生态环境

  比今天要宜居得多

  这一状况一直保持到了春秋战国时期

  据地质学家郭正堂院士的推算

  当时黄土高原的森林覆盖率高达

  53%(现在仅余7%)

  《史记》曾记述了周天子、秦文公

  在陕北、陇东的森林草原上追逐鹿群

  《诗经》则描写道

  (《诗经·小雅·鹿鸣》)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不过好日子并不太长

  黄土高原脆弱的生态环境开始恶化

  森林植被大量消失

  塬退化为墚、墚退化为峁

  水土流失愈发严重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陕西靖边县密密麻麻的黄土沟壑,让土地已经无法利用,近处红色为丹霞地貌,摄影师@射虎)

  ▼

  因为自秦汉以来

  强盛的农耕王朝开始在中国反复出现

  几乎每一轮农耕王朝的兴起

  就会带动一轮黄土高原植被的大破坏

  秦代蒙恬“将三十万众”北修长城、屯田开荒

  森林覆盖率降至

  42%

  唐代营建宫室、城市

  大规模采伐黄土高原上的木材

  森林覆盖率再降至

  32%

  北部沙地开始南侵

  (《全唐文》卷737)

  “(榆林)广长几千里,皆流沙”

  明代继续在长城沿线屯垦

  黄土高原自然环境进一步恶化

  许多地方已经失去自给能力

  (明代许纶《九边总论》)

  “四望黄沙,不产五谷,不通货贿,一切草粮仰给腹里矣”

  清代推行奖励垦荒制度

  黄土高原上的大量草原、林地被开垦为农田

  森林覆盖率降到历史极值

  4%

  有的地方甚至到了无水无柴的地步

  (《延绥镇志》)

  “城中无泉,山中无薪,颇有水火不足之虑”

  Ⅲ

  恶化的环境极大影响了人类的生存

  黄土高原上最有共鸣的记忆开始不断上演

  它就是

  苦难

  如行路之苦

  水土流失愈发严重的黄土高原沟壑纵横

  看似距离不远的地方

  却极可能上下翻越多次

  导致人们的交流非常困难

  (陕西省延川县黄土高原上的土路,摄影师@楚羿)

  ▼

  这一点在陕北民歌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歌名《泪蛋蛋泡在沙蒿蒿里》,曾用于电视剧版《平凡的世界》片尾曲《神仙挡不住人想人》,演唱贺国丰)

  “羊啦肚子手巾呦三道道蓝

  咱们见个面面容易哎呀拉话话的难

  一个在那山上呦一个在那沟

  咱们拉不上个话话哎呀招一招个手

  瞭的见那村村呦瞭不见个人

  我泪格蛋蛋抛在哎呀沙蒿蒿个林”

  时至今日

  对外交通状况虽然大幅提升

  但在土质松散的黄土高原上修路

  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拍摄于山西省榆社县双峰水库,太焦铁路8171通勤车,摄影师@张晏名-情系京广线)

  ▼

  行路难

  平整土地、建造梯田就更难了

  这里粮食亩产极低

  人们必须尽量多开垦土地

  以求更多收成

  结果开垦越多、环境越是恶化

  光山秃岭也就越多

  产量仍是无法保证

  如此恶性循环的结果

  使得人们的生活一直在温饱线上挣扎

  这是温饱之苦

  (陕西省延川县,摄影师@楚羿)

  ▼

  还有长期的战争之苦

  黄土高原地处农牧分界地带

  长城内外皆是争战的焦点

  战争造成黄土高原生灵涂炭

  如同无定河边那首千古名句所描绘的

  (唐代诗人陈陶《陇西行四首》)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即使硝烟散去

  高原上耸立的残垣断壁

  依然在提醒人们当年的战争记忆

  (无定河南岸明代长城的一部分,名为波罗古堡,摄影师图虫账号@Mark_GG)

  ▼

  还有灾害之苦

  生态环境恶化之后

  风灾、旱灾、蝗灾频繁发生

  公元7世纪-20世纪前半叶

  仅有记载的大旱灾就达236次

  平均每6年发生一次

  (干旱的黄土高原)

  ▼

  如此众多、频繁的苦难持续千年

  从秦汉到明清

  几乎不见改善的趋势

  清代官员曾在奏疏中写道中

  (延为延州,即延安)

  “天下之民莫穷于延”

  凭借一代又一代人的述说

  黄土高原终于一跃成为了

  中国最“苦难”的高原

  它的苦难形象也便在人们心中扎下根来

  Ⅳ

  20世纪上半叶

  累积的苦难终于在黄土地上爆发

  最苦难的地方变成了革命圣地

  延安

  一个新时代诞生了

  (延安宝塔山夜景,摄影师ZOL论坛@北京老孙)

  ▼

  那些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

  也开始从苦难中反思、吸取氧分

  升华出了一系列伟大的作品

  从苦难中发源的笔墨

  几乎成了中国当代最动人、最深刻的思考

  苦难的黄土高原终于变成了

  中国人的精神高原

  (代表作品之一《平凡的世界》1990年版封面)

  ▼

  今天

  对苦难的回忆仍在文学影视作品中继续

  但苦难本身已经渐行渐远

  黄土高原上的工业化进程

  让人们不再困守于墚墚峁峁

  大量土地重新被草木覆盖

  如果假以时日

  黄土高原极有可能赢得一个绿色新生

  (变绿的黄土高原,摄影师@任永华)

  ▼

  而我们也应该用更全面的眼光

  来欣赏黄土高原的极致风光了

  例如土林地貌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拍摄于山西省太谷县范村镇,日出时分的土林地貌与太焦铁路,摄影师@张晏名-情系京广线)

  ▼

  波浪谷

  (靖边波浪谷,摄影师@梦之境)

  ▼

  水景丹霞

  (靖边龙州水库,对面岩洞为古代崖居,摄影师@射虎)

  ▼

  土箭

  (注意画面中的人,摄影师@连登岳)

  ▼

  古村落

  (拥有1000多年历史的山西省盂县大汖村,“汖”方言音chǎng,摄影师图虫@达盖尔)

  ▼

  梯田

  (宁夏彭阳县,摄影师@林生库)

  ▼

  文章来源:

  星球研究所(ID:gonglulvxing)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的自然风光。

  格上财富:在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十年深度研究,甄选阳光私募、PE/VC、海外基金等高端理财产品,为您的资产增值保驾护航!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